尤里

青山树【伪装结婚篇】

渣翻(›´ω`‹ )可能不会有后续了。。打字手好痛啊。

【第一章】

这一天,我们参加了某个石油王的派对。

玲:“石油王原来是存在的啊...”

由井:“你原本以为不存在吗?”

玲:“不,与其说是不存在...感觉像是架空人物一样。”

夏目:“架空是指什么啊?”

玲:“不是有那种在广告邮件之类的里面写着‘今天内打过来5万円的话,后天还给你十亿円。’什么的,打着石油王的名号诈骗的行为吗?”

青山:“还有这种的吗?”

由井:“的确经常有这种事呢。和人妻的邂逅啊,和女子大学生度过快乐的时光什么的。”

关:“由井...你应该没有被这种给骗到吧...。”

由井:“怎么会呢。我对人妻和女大学生都没有兴趣。”

由井边这么说着,边看向了我。

由井:“我有兴趣的,只有你的身体...”

青山:“喂,别忘了我们是来工作的。”

树像是要从由井那儿保护我一样,抱住了我的肩膀。

由井:“知道了知道了。唉,不知从何时起,树也变得像人了呢。”

青山:“什么意思啊!”

由井:“以前的树是那种会适当避开聚集起来的女生,偶尔会好好品尝一个的感觉。现在的树完全变得对玲一根筋了...真是让人感叹啊。”

玲:“好好品尝...”

瞥了一眼树后,发现他有些慌张地直视着我。

青山:“孝太郎说的话只要听一半就行。”

玲:“也就是说,有一半左右的好好品尝了?”

青山:“才不是这个!我指的是会适当地回避聚集起来的女生这点!”

夏目:“像被女朋友误解一样慌张的树吗...真少见啊,要不拍点照片吧。”

青山:“住手。”

我们一边说着无意义的话,一边不经意地接近目标。

今天我们的任务是接触被称为“石油王”的男性。

【有传言说油古拉比从日本向中东悄悄运输品质良好的药物。虽然他是日本和沙特阿拉伯的混血,但是持有阿联酋的国籍...这么说来,传言有可能是真的。】

我一边在心里复述这次的情报,一边看着在会场中央的目标。

客人有很多是来自海外的,拉比基本在用英语交流。

玲:“该怎么接近好呢?”

青山:“嘛,我们是被邀请来的,去打个招呼也正常。”

夏目:“说起来,邀请麻取的我们,是有什么打算?”

关:“是想证明自己没有可疑的地方吧。总之,我去和拉比打个招呼,就拜托大家收集情报了。”

由井:“了解。”

我与大家分别,和树一起在会场内散步。

玲:“这里面应该也有从拉比手上获得药物的人吧。”

青山:“应该吧。就算不是全部,也有一大半是他的客人。”

美丽的女性:“那个...不好意思,难道说你是青山商社的那位...?”

我转过头,看见一位身着光彩夺目的裙子的女性向着树的方向走来。

青山:“嗯,是的。”

美丽的女性:“果然!我之前在派对见过您。您和拉比先生关系很好吗?”

青山:“是的。受到了他的关照呢。”

树用微笑迷惑了那位女性后,悄悄对着我耳语:“看来像是拉比的客人,我去稍微探探口风。”

玲:“我知道了。”

青山:“不要一个人行动哦。虽然有些奇怪,但是说不定会被搭讪。”

玲:“没问题的啦。”

树向我使了个眼色后,离开了我。然后,仿佛像是瞄准了一般,一大群女性开始围住树。

【好,好厉害...大家是因为我在所以才没有过来搭讪的吗?虽然有些复杂,这也是工作...我应该做我该做的事才行。】

正当我准备去拿杯饮料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暴发户的男子:“对不起,我一直在等着你一个人的时候。”

玲:“诶?”

暴发户的男子:“因为美丽的你一直被刚刚那个男的独占着呢。”

不认识的男子瞥了一眼树。

暴发户的男子:“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到对面说话吧?”

【怎么办啊...是拉比的客人的话,说不定能听到什么情报,但是...】

玲:“那个,我...我正准备要去拿饮料。”

暴发户的男子:“那么我也一起陪同吧。虽说是被朋友邀请的,不愧是那个石油王主办的派对呢。”

【被朋友邀请的...也就是说和拉比没有直接接触过咯?可以的话,我比较想接触他的朋友。但是被树说了不能一个人行动...】

正当我迷茫的时候,我发现了在附近的由井。

玲:“不好意思,我的同伴回来了,那么失礼了。”

暴发户的男子:“诶?”

玲:“由井!”

由井:“啊,泉啊。树呢?”

玲:“在对面。”

由井跑近后,突然那个男子变了态度。

暴发户的男子:“这个女人搞什么啊。竟然拒绝我的邀请。”

暴发户的朋友:“怎么了?被甩了?”

暴发户的男子:“怎么会。像那样的女的,是我反悔了。”

那个男子生气地开始故意大声骂我。

听到了骚动后,树从女生圈里抽出身回到了我这边。

青山:“怎么了吗?”

玲:“对不起...如果我能够更好地拒绝的话就好了。”

由井:“原来如此,是纠缠不休的男人啊。”

玲:“貌似没有和拉比的接触点,所以...但是那个男人的友人可能与拉比有联系。”

刚刚那位男子看着我们窃窃私语,咂了下嘴。

暴发户的男子:“啊啊,知道我的资产吗?被那种只有脸的男人给骗了,真是可怜的女人。”

玲:“等等!”

树抓住了打算抗议的我的手腕。

青山:“那家伙正等着你去吵架呢。现在不要做显眼的事。”

由井:“不要在意那种傻瓜暴发户。”

玲:“但是因为我,你们两位被那么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暴发户的男子:“看吧。那个女的被只有脸好的男人包围着,扬扬得意起来了呢。”

选项

【放着不管】
【去抱怨】
【离开这个地方】

【放着不管】

【正如由井说的,还是不要在意比较好...现在也不能太显眼。】

正当我这么思考的时候,树离开我,走向了那个男子。

玲:“树!?”

由井:“啊啊。”

青山:“喂,你刚刚说了什么?”

暴发户的男子:“怎,怎么了!我只是说了事实而已!”

青山:“原来如此啊。在你眼里,我的女人看上去扬扬得意是吗。虽然我不知道你有多少资产,但是看上去很开心的是你们这边吧?”

玲:“树,树!克制下..!”

暴发户的男子:“我,我的后台还有拉比...”

青山:“这种事怎么都好。”

青山抓住了男子胸前的前襟。

青山:“下次再敢对我的女朋友使用那么污秽的言语的话,追到地平线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暴发户的男子:“对对对,对不起!”像是输给了树的怒火一般,男子逃一般地离开了会场。

玲:“树,树...”

青山:“……”

由井:“是谁说不要引人注目的。”

青山:“...抱歉。”

树默不作声地听着由井调侃的话语。

玲:“...谢谢。”

青山:“可恶,我应该问那个家伙的名字的。”

看着追悔莫及的树,我不禁笑出了声。

【先不说引人注目的事,树保护了我...而且,还说了“我的女人”...自己被说坏话时明明完全不在意,却为了我而生气了。】

拉比:“哎呀,我的客人失礼了。”

我转过头,看见关先生跟着拉比一起走了过来。

油古拉比:“我都听大辅说了。真是谢谢你们来了。”

夏目:“关先生,好厉害...已经和拉比关系那么好了。”

由井:“关先生的特技就是不管对手是谁,都能够正中下怀。”

夏目和由井用着不会被拉比听到的声音互相交聊着。

玲:“那个...引起骚动真的很对不起。”

油古拉比:“没这回事儿。你就是泉玲吗?”

玲:“诶?是,是的...”

拉比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径直向我走来。

他向我伸出手,握了手作为回应后,久久没有松开我的手。

玲:“那个...”

拉比:“和玲小姐比起来,他的资产根本不算什么。说起来,你是...吧。”

我被拉比从上到下打量着。

【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

拉比冲着惊讶的我意味深长地一笑后,终于松开了手。

拉比:“你真的十分美丽。痛快地呵斥男性,你比我想象中更深得我意。”

玲:“啊?”

青山:“失礼了。虽然很抱歉,但是她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拉比:“啊啊,那真是抱歉了。但是我想和你更亲密些。”

仿佛像是从很早之前就知道我一般的言语让我不知所措。

关:“今天就先到这边就结束吧。我之后还有和他一起喝酒的约定,所以大家直接回去就行了。”关先生离开了拉比,向我们告知道。

虽然有种无法释怀的感觉,我们还是听从了关先生的命令,离开了会场。

这天夜里,回到家吃完饭后,我在厨房里洗着碗筷。

但是不知为何,拉比的话一直在我脑海内盘旋。

【不是麻取的ACE的树,也不是海内外出名的由井,为什么向我打招呼呢?还有那视线像是鉴定物品一般,让人很不舒服...】

正当我洗完东西的时候,我从背后被人抱住了。

青山:“洗碗什么的,待会儿让我做就行。”

选项

【已经结束了】
【那明天的就拜托了】
【谈论拉比的事】

【那明天的就拜托了】

玲:“今天的已经搞定了,那明天的就拜托你了。”

青山:“了解。那么今天剩下的时间就是和我一起的时间了对吧。”

玲:“诶?”

青山:“你打算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啊。”

树一边笑着一边揽着我的肩向寝室走去。

青山:“我们已经交往一个月以上了吧。”

玲:“你还记得吗?”

青山:“这是当然的。虽然因为很忙,一直没能两个人一起度过。”

树解开围裙的纽扣,就这样把我往床上引。

玲:“树,最近很忙,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吧。”

青山:“啊啊,累了。所以...想要被你治愈。”

我被压倒在床上,深深吻住。就这么穿着围裙,树的手伸向了我衬衫的纽扣。

【只要被树碰到,就会变得无法思考。虽然很在意拉比事,今天就这样吧...】

正当我闭眼的时候,树的手机响了。

青山:“……”

玲:“那,那个...电话响了。”

青山:“啊啊...”

树边叹着气,边起身。

在我整理衣服是期间,树接通了电话。

青山:“是关先生吗?”

关:“泉在吗?”

青山:“...在。怎么了吗?”

关:“你们俩成为夫妻吧。”

玲:“……”

玲:“嗯!?”

【夫,夫妻!?关先生在说什么!?】

青山:“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关:“和拉比喝酒的时候,听到了一件奇怪的事。那家伙盯上了泉的药物体质。”

听到这话时,我和树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

青山:“所以那家伙才这么执着于玲吗。”

关:“是啊。因为对偷偷贩药的人来说是十分具有诱惑的存在。他说想要让泉成为他的妻子。不知道哪边才是他的本心。”

我想起了他那仿佛舔过全身般的视线,不禁背后一颤。

关:“那家伙至今和美国的人气模特,同性恋的美女演员还有俄罗斯的黑手党的女儿结了婚又离婚了。”

玲:“有,有很多经验的人呢...”

关:“他的意思似乎是如果泉不行的话,她的女儿也行。虽然泉的体质会不会遗传还是未知数,但就算这样也想收入囊中。”

青山:“这种事...”

关:“他是个为了目标不择手段的男人。说实话,他会做什么我们也不清楚。”

听了关先生的话,我不由得握住了树的衣摆。

关:“因此,我先和他说了你们俩是夫妻。麻取也正好在追查拉比和他组织的关系。不管如何都更危险了。你们能在这件案件完结前假扮成夫妻吗?”

玲:“伪装结婚什么的...”

青山:“我明白了。”

玲:“诶!?”

我抬起头,发现树意外地很起劲的样子。

青山:“那么具体就明天再讨论。”

关:“啊啊,拜托了。这么突然真是抱歉。”

挂了电话后,树一边温柔地摸着我的头,一边让我坐到了床上。

玲:“树...伪装结婚什么的...”

青山:“理由是理由,这也没办法吧?而且我也很在意拉比对你的态度。没想到他知道药效体质...”

【对啊...明明我的体质就算在麻取中也是重要机密,他是怎么知道的呢?果然暗地里和组织有什么联系吗?】

像是要扫除我的不安一般,树紧紧抱住了我。

青山:“即便如此,伪装结婚吗...”

玲:“真,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给树添麻烦?”

青山:“为什么?对我来说,就算不是伪装也没问题。”

玲:“诶...”

青山:“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做回自己。我想我一定不可能再碰到这样的女性了。”

玲:“树...”

青山:“不管拉比是怎么样的人,我绝对不会把你交出去的。”

树的脸慢慢地,靠近了我。在碰触到嘴唇之前,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停止了动作。

玲:“...真是坏心眼。”

青山:“想要什么?”

树一边笑着,一边把我压倒在床上。

玲:“想要,树...”

树:“我知道。”

树脱下了我身上的围裙,这次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了。

树:“是刚刚的继续,对吧?”

就这样被堵着嘴唇,两个人一起沉沦在床上。

【结婚...虽说是伪装,但是在表面上,我是树的夫人了...】

虽然知道是工作,但是我的内心依然泛起了微甜的期待。

就这样,我们的新婚生活...不,伪装结婚生活拉开了帷幕。

开门梗

一天到晚被三日月和夜秀恩爱(以鹤丸为首)的刀们打算好好报复一下他们。于是,在一个夜外出采购的日子,他们(鹤丸)在三日月一直喝的茶里下了泻药。然后把大门给堵上了。。。
回到本丸门前的夜伸手推了下门【卧槽Σ(゚д゚;)我门怎么打不开了?!】
夜:“爷爷!爷爷!你在吗!帮我开下门Σ(っ °Д °;)っ”
偶然路过的莺丸:“三日月的话,从刚刚就一直在跑厕所哦。”
夜:“太爷爷吗!帮我开下门ಥ_ಥ”
莺丸:“好。。啊!!主。。主上。。我也得去趟厕所。。。我。。”
话还没说完,莺丸便冲向了厕所。
鹤丸小声嘀咕:“あしゃ。。。忘了他和三日月一样喝茶了。。”
夜:“卧槽?!鹤丸?!!是你吗!!!我听到了!!!快给我开门!!”
鹤丸:“不行啊主上~你们一直这么秀恩爱害的我头发都白了,我得报复一下~”
夜:“你个瓜娃子!你头发本来就是白的!!快放我进去!!!”
鹤丸:“NoNoNo,不能这么说,主上,你冷落了我这么久你造我有多伤心吗( •̥́ ˍ •̀ू )”
边说着,鹤丸一边掏出手帕摸了摸挤出来的几滴泪水。
夜:“呸!你当我不知道你在假哭吗!竟然还带颜文字!你分明就是太久没恶作剧无聊了!快放我进去!”
鹤丸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不开不开就不开~等主上你反省对我的冷落再说~我先走了~”
夜:“卧槽!你别走啊!!放我进去啊!?ಥ_ಥ外面好晒的啊!!!鹤丸!!!你等我进去一定罚你扫一个月厕所!!!!!!!!!!!”

最后,跑了一天厕所的三日月拖着病弱的身体(x)给夜开了门,然后拖着病弱的身体(x)和同样病弱的莺丸一起把鹤丸一顿痛殴。鹤丸被罚扫了三个月厕所。

海边度假

在与狐之助深刻“交流”一番以后,婶婶们被允许带着刀剑去现世的海边游玩。

然而

“为什么我会这么智障啊!!”在厕所跑了一上午的楓流着泪看着在沙滩上嘻笑打闹的刀剑们和婶婶们,不由得悲从心底来,“我为啥要图凉快吹一晚电风扇啊(ಥ_ಥ)”没错,我们的楓,因为吹了一晚电吹风,不幸肚子疼拉肚子了。

“哎呀~玩的真开心呀~”回到小店喝饮料休息的夜幸灾乐祸地看着不停哀叹着的楓,就差没在脸上写上幸灾乐祸四个字。

“你TM!”楓气的快吐血,顺手抄起身边的垫子朝夜扔去。

“哎呀~别生气嘛~”夜笑眯眯地躲过了垫子,坐到了楓的旁边,“你清光呢?怎么不在你旁边?”

“我让他去玩了。。好不容易来次海边,总不能因为我而害的他也没办法享受吧。”楓无精打采地低着头说道。

“ふん~”夜眼珠转了一下,想到了什么。夜直接走向蹲在沙滩一旁的清光,在他耳边轻轻嘀咕了些就笑着跑开了。

楓看夜离自己男人凑那么近,内心醋缸翻起,开始默默愤恨夜的无情无义以及调戏(?)自己男人。

一边想着,楓的肚子又痛了起来。正当楓捂着肚子难过时,突然一双温热的手轻轻覆盖上她的肚子,身后也靠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楓惊讶地抬头一看,发现是清光将自己搂在了怀里。

“夜殿说这样主人你会舒服很多。。”清光别过头,脸上带着明显的红晕,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十分轻柔,轻轻地按揉着楓的肚子。

楓感觉自己到了天堂,一脸幸福地靠在清光的怀里一边说着“清光最爱你了~”楓内心感慨【夜你是好人啊!】

嫖安定恩。ooc的不想看

婶婶最近很不对劲。

所有的刀剑们都有这种感觉。

在厅内:

“呐,我说安定。”清光皱着眉看着安定,“你不觉得最近主人看我们俩的眼神很不对劲吗?”

“有点。。。”安定无奈地扶着额头。

“肥不肥是你们俩偷吃额主人布丁?”今剑坐在一旁吃着岩融喂的寿司,含糊不清地说道。

“不。。我想我还不至于需要那样吧。。”安定黑线。

“不过说真的。。最近主人的行为真的很奇怪呢。”次郎坐在走廊边上,一边向碗里倒着酒一边说道。旁边的太郎无奈地看着次郎又倒空了一桶酒。

这时,清光注意到了坐在角落里一直处于阴暗状态的一期,向一期走了过去。

“一期,你知道什么吗?”清光疑惑地看着瑟瑟发抖的一期。

听到自己名字的一期身体猛地一颤,“不。。我。。什么都没看见。。”一期别过头,一副不想回想的样子。

清光和安定相互对视了一眼,冲着对方点了点头。

“一期,你要是知道什么就说吧。”安定对一期劝诱到。

“是啊,一期。我们都很担心主人。你要是知道原因就告诉我们吧。”清光也在一旁说道。

一期咽了口口水,战战兢兢地开了口。

婶婶的房内:

“啊啊。没想到清光和安定原来是那种关系啊。。”婶婶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我果然应该把他们放在一起才对吧。。拆开他们好像太过分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好不甘心。。】

突然,房间的门被拉开了。

“!!”婶婶惊讶地转身,发现拉开门的是黑着脸的安定。

“安。。定。。?”婶婶有些疑惑地看着走进来的安定。

安定径直走向婶婶,将站起来的婶婶一步步逼到墙边。

发现自己已经没路可退的婶婶有些胆怯地看着黑脸的安定,在思考自己哪里招惹了这位冲田君的爱刀时,被安定一下子壁咚在墙上。

“啊!”婶婶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但是她又瞬间低落了下来。【如果被清光发现的话,他会伤心的吧。】

“那个。。”婶婶有些勉强地笑着,“安定,你这样会让清光误会吃醋的,别玩了。”边说着,婶婶一边想从安定的身边逃离。

安定的眼神暗了下来,他一把拉住准备离开的婶婶搂进自己的怀里。等婶婶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牢牢地锁在了安定的怀里。

“安,安定?”婶婶怯怯地问道。

安定叹了口气,把下巴枕在婶婶的肩膀,“主人为什么会认为我和清光在一起了啊。。”安定的气息吐在婶婶的耳边,温热的呼吸让婶婶从脸一直红到耳朵。听到安定的问题后,婶婶有些难过地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安定看了婶婶反应,在内心又叹了口气,让婶婶转过身面对着自己的脸。

婶婶扭扭捏捏地不敢直视安定的眼睛,眼神飘忽不定,“因,因为,上次,看到你,你和清光两个人,好像,在,在kiss。。”婶婶支支吾吾地讲着,说着说着情绪又低落了下去。

安定有些无奈地解释:“我只是在帮清光吹他眼睛里的灰尘。”

“还,还有上次!我看见你们俩抱在一起!”

“那只是因为我不小心被绊到了,清光拉了我一把而已。”

“还,还有。。”

安定无奈地叹了口气,用手抬起婶婶下巴,轻轻凑近婶婶的唇角吻了一口。婶婶的脸瞬间爆红。

“我喜欢的,只有冲田君和你哦,主~人~”边说着,安定一边轻轻咬了口婶婶的耳垂。

婶婶红着脸点了点头。【安定怎么会这么苏!>////<和平时感觉还不一样!】

安定笑眯眯地抱着婶婶摸着她的头发。“如果下次再随便乱猜的话。。就砍了你的脑袋哦~”

“?!!!”婶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果然还是平时的安定啊??!!!!】

注:
一期的那个反应是因为他看到了婶婶在看安清的漫画,还是有h的,还边看边哭。

婶婶是因为误会了安定和清光的关系,又无意看到了安清的漫画,结果自己认为自己失恋了。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天在楓的本丸门前集合,清光看着甜甜蜜腻在一起的三日月和夜,被太郎抱在怀里还在犯困的莲,扛着一堆行李的萤丸和傲娇的忧,突然好想放把火(不

清光咳嗽了几声,让众人的注意力回到他身上:“那个,各位,我们差不多准备好出发了吧?”

忧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粉笔,在地上开始画起了魔法阵。

“用。。。粉笔画吗?”莲一脸懵逼。

“粉笔便宜。”忧淡淡地吐出了几个字。

众人的内心【无言以对】

很快忧就画好了魔法阵,她拍了拍手,示意众人站到魔法阵中央去。在所有人进入魔法阵以后,忧,莲,夜三人同时汇集灵力注入魔法阵的三个角,一道光闪过,一群人消失在了门前。

2010年6月

“呜。。”夜一个踉跄,被三日月搂住以后便晕了过去。

三日月皱着眉担心地轻轻呼唤着夜的名字。

忧一脸淡定:“别担心。只是一下子用了太多灵力,所以有点缓不过来。”忧瞥了一眼紧紧抱着夜的三日月,内心翻了个白眼:“好了,我们先去找个地方换个衣服”的确,在大街上已经有许多人侧目看向他们这群穿着古朴的奇怪的人。

酒店内

忧坐在沙发上,看着换好了衣服的刀剑们以及莲和清醒过来的夜:“接下来我们分配下任务吧。”

莲:“要怎么做?现在还不清楚敌人在不在身边。”

忧:“所以说听我分配啊→_→”

忧拿起夜泡好的红茶喝了一口:“现在我们几个算是暂时替换了同时空的我们。所以,我们几个还是要扮演好原来时空的我们。所以。”忧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站着的清光“只有清光你是最空闲也最忙碌的。”

“在学校里我们几个会看着楓,在学校外就只能靠你了。”

“我会保护好她的”清光严肃地说道。

“感觉像变态咋办。。。”夜突然插了一句。

众人【。。。。的确】

“咳咳,所以清光你得小心别被发现。”忧咳嗽了一下,转移了话题,“我们的刀剑们会和我们一起回家,但是清光你得在楓身边,建议你可以打工,在楓家附近租间房子方便监视。”

【好像更像变态了。。。】

清光一脸黑线“好。。”

论夕雾的正确使用方法

火之国一年一度的划船大赛开始了。
虽然大家都对划船没什么兴趣,然而在听到冠军能拿到一年份的免费蛋糕招待券以及一整套高级忍术道具,各个小组(主要是女生们)都燃起了高昂的斗志。

“好,请各个小组登船!”主持人发号施令“这次的比赛禁止使用除桨以外的工具,忍术不禁止!”裁判员一个一个小组检查过去,防止有人携带除了规定物品以外的物品。
“等,等等”裁判员看了一眼雪月花小组,有点被吓到“你们的桨呢?”
“啊~根本用不着那玩意~”雪和夜阴森森地笑道“我们划船,全靠浪!”说着两人同时瞥了一眼夕雾,夕雾打了个冷颤。
“是,是吗。。”裁判员擦了擦冷汗。
“那么!比赛准备开始了!”主持人一声令下,各个小组的成员都开始拼命划船。
雪月花这边
“夕雾啊~”夜和雪笑眯眯地拍了拍夕雾的肩“就靠你了啊~”夕雾一脸无语地开始召唤起风,瞬间雪月花的船帆鼓满了风,向着终点快速前进。
“啊!卧槽!这是作弊啊喂!”博人手舞足蹈地喊到“这样的话我也要!”博人试图使出螺旋丸,却被佐良娜一拳放倒:“你是不是傻啊!你对着我们船帆放是想把冠军让给别人吗!”博人摸摸脑袋:“那怎么办啊?”三月歪头思考了下说道:“规则也没规定不能攻击对方啊。”“对哦!”
另一边
“喂!井阵!鹿代!你们快想想办法!不然冠军就要被夕雾她们抢走了啊!”秋道蝶蝶一边往嘴里塞薯片一边盯着奈良鹿代和山中井阵看。
“恩。。我们这边也没有什么能加速的能力,果然还是靠攻击吧?”井阵摸着下巴思考道。
“哟西~那我们上吧!”秋道蝶蝶兴奋地挥舞着双手,仿佛已经看到了在自己面前的一年份蛋糕。
雪月花
“哼~他们看来是打算用攻击拖延我们呢~不过。。我们的夕雾可不是摆着看的哟!”夜迷之微笑。
“喂喂!你把我当成什么呀!”夕雾翻了个白眼。
“哈哈~不过在这里你的能力可是能发挥到最大啊~”雪爽朗的笑着。
“所以。。”夜盯着夕雾的眼睛“请!务必!拿到!冠军!我们的蛋糕可都靠你了啊!”
“是。。是。。”夕雾被夜强大的气场给吓到,条件反射地敬了个礼。
“很好~去吧!夕雾!”夜一手叉腰,一手指向后面的博人队和猪鹿蝶队。
“唉。。”夕雾叹了口气,举起手让风在后面刮起大浪,把除雪月花以外的船全给掀翻了。
最后,雪月花毫无悬疑地拿到了冠军。

火影人设②

名字:雪
年龄:12
身高:149
查克拉属性:阴,雷,水,火,风
居住地:火之国•木叶隐村
忍者等级:忍校生→下忍
家族:疑似雪一族
所属小队:雪月花队
代表:雪
执导上忍(暗地里):大蛇丸
队友:增田夕雾,三日月夜
外貌: 白色短碎发,淡紫色眼睛。在外人面前一直笑眯眯。
着装:很显眼的白金色服装,衣服袖口有金色的鹤的暗纹。衣服里藏了很多神奇的东西。
性格:人前逗比人后高冷。在别人面前是个话唠,疑似被夕雾和夜很嫌弃,但其实性格比较冷。喜欢吓人一跳,看上去很不正经其实认真起来很吓人。对夕雾和夜像妹妹一样宠爱。
武器:苦无 ,拳头,千本
能力: 擅长咒印术,一般是远战。能够使用冰遁,因此被怀疑是不是雪一族。能够用水牵制住敌人,同时放雷。小队里的智力担当。
貌似和三日月夜是亲戚,然而从没否认也没确认,至今是个迷。和夜一样住在夕雾家里,把两人当成妹妹一样疼爱。父母不明。不知为何三人对外和对内性格差别相当大,但三人都十分乐此不疲。体内其实有三尾矶扶。

火影人设①

名字:三日月夜
年龄:12
身高:146
查克拉属性:阴,水,火,土
居住地:火之国•木叶隐村
忍者等级:忍校生→下忍
家族:三日月家族(本人这么说的,却没人听说过这个家族,算是个迷)
所属小队:雪月花队
代表:月
执导上忍(暗地里):大蛇丸
队友:增田夕雾,雪
外貌:黑长直,一般单马尾简单束在身后,深蓝带金色的眼睛(爷爷那种勾月)有两撮长鬓角。
着装:为了方便(调戏小姑娘)一般都是会裹胸穿男装,被几乎所有人以为是男性(不过三月一眼看出是个姑娘)手上裹着绷带(装逼用)左耳戴了一个深蓝色的耳钉。偶尔换成女装几乎没被所有人认出来(女装时候一直微笑,看上去很淑女,只有看上去。。)
性格: 人前高冷人后逗比,熟悉的人面前特别毒舌没节操,不熟悉的人面前一言不发。小队的日常模式是有别人在时小队全靠雪活跃气氛(话唠)然而没人的时候最高冷的是雪。爱调戏勾搭小姑娘。很有绅士风度所以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其实内心是变态(不)和大蛇丸意外的合得来。
武器:苦无 ,拳头,忍刀
能力:擅长体术,主要是近战,有和纲手学习怪力。速度爆发力持久力都不错。看上去很聪明其实雪才是智力担当。视力听力都很不错,对幻术抵抗力很强,然而记性很差。大概花了半年才记住忍校班里一半人的名字,到毕业都没有完全记住
对三月很有好感,经常和夕雾一起犯花痴然后被雪嘲讽。在夕雾“追杀”雪时会帮忙一起阴雪。和夕雾,雪的感情羁绊很深,但是不是爱情也不是友情。三人默契很足。和雪一起住在夕雾家。疑似和雪是亲戚,但是问起两人的时候都是一脸变态地笑不回答。(只有夕雾知道实情)

新年红包贺文

今天是中国的春节,楓从一大早就开始忙东忙西的,将本丸布置的一片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不对,布置的一片喜庆。本丸里充斥了红色,众刀剑在踏出房门的一刹那便表示受到了惊吓,第一反应是质问鹤丸。被石切丸拽住领子提起离地三十公分(并不)的鹤丸一脸呆滞。突然众人身后穿来了他们相当熟悉的声音。“各位~早安呀~”楓左手扛着红布,右手提着一堆从隔壁坑来的腊味鸡鸭,向众人打着招呼。众人虽然看多了审神者不修边幅的样子,但是这样特立独行的造型还是让一干刀剑们愣住了。
“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主人你这是干嘛呢?”鹤丸最先从呆滞状态恢复过来,以挂在空中的状态向楓发出提问。
“恩?啊啊!我忘了和你们说了~今天是除夕哦~中国农历新年前的一天~这是中国特有的节日w”
“新年??不是过过了吗?”清光歪了歪头,样子可爱得让楓想扑上去狂亲。
“咳咳。”楓清了清嗓子,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是中国人嘛~我们国家的传统新年是农历初一,所以今天是一个团聚欢庆的日子!晚上要一起吃年夜饭哦(´-ω-`)”
“原来如此啊。那也就是说。。”
“今天。。”
“可以放假啦!!”刀剑们欢呼起来,热闹的气氛让婶婶感觉一下子有了年味。
“虽然是这么说啦,不过,布置什么的你们都要帮忙哦!”
“请放心交给我们吧!”长谷部一口包揽下了活。
“光忠,歌仙,你们来帮我一起准备晚上的菜吧。待会儿夜,忧,莲他们估计回来拜年,年夜饭我们要一起吃,我怕一个人来不及准备。”
“是,主人。”
——————到了下午——————
“喂!非洲人!快来开门啦!”在厨房里忙活的楓听到了熟悉的叫门声,连忙跑过去开门。
“说话注意点傻逼,你才非洲人呢!”楓对夜翻了个白眼。
“呵,别以为你有髭切了不起!狐球日本号明石你有吗?!”夜勾着三日月的手臂,淡定的嘲讽回去。
“你们俩够了→_→”忧嘲讽地看了俩人一眼,瞬间夜和楓怂了下去。
“对不起!”x2
“好了好了,我们赶紧进去吧,傻站在门口算什么呀。”莲拉着太郎的手,带头进入本丸。
众人也一起进入了屋内。
————————年夜饭中————————
“来来来!再倒一杯!”夜兴奋地挥舞着手,脸上染上了点红晕。三日月静静地抿了口清酒,伸手压住了夜挥舞的手看了她一眼。夜瞬间安静下来,不过又偷偷往三日月的方向移了移,抬头用无辜的表情望向他。三日月叹了口气,揉了揉夜的头就不再拦着她喝酒了。
“今天是除夕夜,大家尽兴喝吧~难得那么开心对吧~”莲抬头望向太郎,看见他白皙的脸上因为酒而泛起了红色,试图再灌太郎一点酒。
萤丸笑眯眯地阻止了试图再给忧倒酒的次郎“主上酒量不好,不能多喝。”明明是微笑着的脸却硬生生让众人冒出一身冷汗。忧拉住萤丸的袖子,软绵绵地劝到:“没事的,萤丸,今天开心!”
楓开心地看着大家,一时没注意也多喝了几杯。脸瞬间彤彤红。清光有些担忧地抚上楓的脸:“主人你没事吧。。”楓有些口齿不清地回答:“没事儿!今儿开心!哈哈哈哈!”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众人收拾收拾准备回去。
萤丸背起了睡着的忧,和众人先行告别离开。莲牵着眼神有点迷离的太郎,带着猥琐的笑容也告辞离开了。夜坚持自己没醉,但在飘着走了几步以后被三日月一把公主抱起带走了。楓在送众人离开以后,也被清光带回了屋内。
“恩,,清光。。”楓迷迷糊糊地看着清光,突然傻笑起来。清光有些无奈地任由楓看着她傻笑。突然,楓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了角落里,拿起了一样东西。待楓走近,清光才发现那是楓早上带回来的一匹红布。清光看见楓将红布披上身,原本白皙的脸在红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艳丽,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诱惑。清光咽了口口水,问道:“主人?你这是在干嘛?”“恩?不觉得这样和像霞披吗?这样就好像结婚一样呢~”楓有些傻乎乎的笑着。被布置成新年样式的屋子在烛光的摇曳下显得朦胧而又安宁。的确。红色的布置,淡淡的烛光,就像是新房一样。清光呆呆地看着楓慢慢靠近自己,脸不断凑近放大,最后一股温暖湿润的感觉停留在自己的唇上“新年。。快乐。。”清光看着睡倒在地上的楓,无奈而又害羞的笑了,“真的是。。主人你。。真是太可爱了啊。。”清光叹息一声,将楓公主抱到她的床上。在走前,清光犹豫了下,在楓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新年快乐,我的主人。。祝您好梦。”

刀剑动物化

“爷爷~爷爷~~”不是葫芦娃但也一直喊着爷爷的夜在本丸里四处游走,却哪里也没看见三日月的踪影。

“爷爷到底去哪儿了啊_(:з」∠)_”夜有些沮丧地坐在池边的石头上,手撑着头开始发呆。突然一个毛茸茸的身影窜入了她的眼帘。

“猫?”夜缓缓靠近之后发现。那是一只有着蓝色皮毛的猫,迈着优雅的步子走着,深蓝色的尾巴在空中轻轻摇摆,看上去十分美丽。夜小心翼翼地靠近猫,慢慢蹲下去伸出了手。“咪咪,过来。”夜眨巴着眼睛看着那只猫。

猫听到了夜的声音以后转过了头,没有犹豫地靠了过来轻轻蹭了下夜的手。

【好可爱!!!】夜虽然内心欢呼雀跃兴奋到不行,手上的动作却十分小心。她轻轻地顺着猫咪柔软的毛,见到猫没有讨厌的反应后,小心地将猫咪抱到怀里。“猫咪你是哪里来的呀?”夜温柔地抚摸着猫,痴汉地问着猫咪不可能回答的问题。猫只是轻轻舔了舔夜的手,叫了几声。

“真的是好可爱啊!((٩(//̀Д/́/)۶))”夜忍不住用脸蹭了蹭猫,在蹭的过程中突然发应过来她原本是在找三日月的。“说起来。。爷爷去哪儿了呀_(:з」∠)_今天不是说好要去拜访隔壁的楓吗?”夜一边抚摸着猫一边自言自语道。猫听到夜说话的时候耳朵抖了几下,然后便轻轻咬住了夜的手指。

“恩?怎么了吗?”夜有点奇怪地看着猫。猫抬起了头看向夜咪唔了几声。

“这个眼睛。。”夜看着猫咪,猫的眼睛宛如三日月一般,深蓝色的瞳孔映着金色的勾月。

“爷爷?!”夜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三日月点了点头,又轻轻叫了几声。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三日月只是摇了摇头,表明自己并不知情。

夜正担心的时候,突然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好久。“救命啊!!!离约定时间只剩10分钟了!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发现了时间快来不及的夜开始慌乱起来,“爷爷,你稍微忍耐一下哦,我们可以问问看楓她知不知道点情报。”夜边说着边把三日月塞入了胸口,用着夕阳奔跑的速度向楓的本丸冲去,三日月有些享受地眯起了眼,感受着夜温暖的体温还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变成猫其实也不错。】三日月•老流氓•宗近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