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

婶婶受伤梗

对于刀剑们来说,受伤其实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当受伤的情况反转的时候,可就不那么轻松了。


手入室里,夜紧张地拉着三日月的手,小心地给他手入着。三日月微微笑着,被称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刀的笑颜虽然已经见惯,但仍然让夜愣神了一下。然而这愣神却导致她的手被手入棒上的刺不小心扎到了。“唔qwq”夜下意识发出了一声低吟。“怎么了吗?”三日月疑惑地看向了夜。“没,没什么啦_(:з」∠)_我们继续手入吧!”夜偷偷把受伤的手指上的血用衣服蹭掉,笑着打马虎眼。【要是被发现不小心伤到了的话,那帮紧张过度的刀肯定不会再让自己单独给爷爷手入的!可恶啊,这可是难得的独处时间!】


手入结束后,夜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试图一个人拔出卡进手指里的木刺。“呜。。好痛QAQ”在倒腾了许久之后,手指里的刺仍然是一点出来的动静都没有。夜有些害怕地看着手指里的刺,眼眶里开始泛起了泪花。被刺卡到和拿不出来的惊吓使她突然脑神经断片,情绪一下子有些压抑不住。夜抽抽啼啼地跑到了光忠的房间里,正好房间里只有在整理房间的光忠麻麻一人。夜猛地扑到了光忠的怀里,红着眼眶举起了手指,断断续续地讲述了经过。(当然省略了想独处的内心独白)光忠无奈地叹了口气,拿出了紧急救助箱,打算用针挑出刺来。可是被吓到了的夜紧张的不得了,说什么也不肯乖乖接受治疗。光忠有些头疼,但是又不能这么放着夜一个人,只好叫来了三日月,试图分散夜的注意力。三日月听了光忠的叙述后愣了一下,随即就快步走到了光忠的房间。刚拉开房门,就看见夜哭泣的表情和榻榻米上滴的一小滩血。三日月温柔地将夜搂到了怀里,让夜埋在自己怀里哭泣。趁着这个机会,光忠麻利地挑出了刺,并给夜做了完善的包扎。夜抽泣着抬起头,向光忠和三日月道谢,然后就因为惊吓过度太累而睡了过去。三日月轻轻抱起了夜,把她送回了房间。


后记:

夜受伤的事当然没瞒过其他刀剑,紧张过度第一人的长谷部申请担当手入看护,被夜一口否决。三日月哈哈哈的笑着说自己看着就好,夜立刻同意了。其他刀剑咬牙切齿地看着三日月,决定在他每天喝的绿茶里放芥末报复。


评论